直播、游戲、短視頻,在新技術驅動下還能有什么新花樣?

創客貓 · 2019-09-27 11:03

面對新技術,心態不要太著急,還是要給技術自然發展的過程,讓它自然沉淀。

創客貓注:本文來源于由融資中國主辦的“2019(第七屆)中國文化產業資本大會”上,弘毅投資合伙人&董事總經理崔志芳、合鯨資本創始合伙人霍中彥、南山資本董事總經理梁爾恒、三千資本董事總經理石如麗、光源資本執行董事薛敏、達晨財智上海總經理汪璐圍繞《技術驅動,數字文化產業的模式創新》主題展開的圓桌對話。青松基金創始合伙人董占斌擔任圓桌主持人。

5d8b0022025db.JPG

對于直播,崔志芳表示,之前純粹做直播的企業能存活下來的不多,現在仍然在做直播的可能迎來了第二春,因為直播是可以帶貨的,有自己的盈利模式。她提到,未來的趨勢是直播這個因子要結合各種場景,這樣就變成了變現的方式。各大平臺現在都有直播,大家都拿直播這個東西作為商業模式當中的因子來使用,而不是說單純就是一個直播公司。

汪璐指出,直播和短視頻的這個賽道是非常符合當下年輕人的一個消費習慣,達晨關注的是85后、90后、00后這些群體消費的背后邏輯;第二,達晨更愿意通過底層技術的投資來反向投大文化的領域,消費者背后的數據是怎么樣的,這些數據在今后可能有更大的潛能。

對于5G,霍中彥認為,大家可能高估了5G對文化產業的影響,看一個新技術出來的時候要看幾個問題:第一,大概的時間表和節奏是什么樣的;第二個出現了之后這個技術本身對用戶產品的體驗是不是有顯著的提升,第三個是不是構成了一個關鍵變量,從而導致玩家的市場結構發生劇變。而就目前看來,5G在這幾個指標都不是特別的顯著。

梁爾恒則認為5G對游戲產業會帶來比較大的影響,因為云游戲有可能把玩游戲的群眾擴大很多倍,讓游戲市場的規模從現在兩千億變成萬億級的市場。

石如麗表示,5G對通信技術有一個高帶寬低延遲的應用,從目前來說會刺激對內容的消費,會讓普通用戶在更多元化的場景中能看到更高清更優質的內容,這就使得內容方要去做更多更優質的內容去吸引用戶,而且現在年輕消費者的付費習慣已經非常好,如果內容做得好,不用靠流量變現,從內容本身就能得到變現。

薛敏指出,長期來看5G肯定是會對所有的行業都帶來深刻的變化,短期來看在內容和文娛行業可能還是重點關注在滿足消費者需求,還有項目產品創新點上和5G相關的變化。另外在VR、AR上,她認為AR、VR的落地要有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是可能大家很多時候在想的是跟頭戴的VR設備、眼鏡等等硬件相關結合的,但實際上有一些跟VR相關的技術,其實是可以在手機端去進行一個落地。

以下為對話實錄:(經創客貓編輯,有所刪減)    

崔志芳.JPG

崔志芳

直播迎來了第二春

董占斌:回顧以前大家投的都算是基于模式創新的方式,后面基于技術驅動的這一波,大家覺得有什么機會?比如說直播這個手段,大家可以看到已經有一些上市的公司,但是在二級市場并沒有受到投資人太多的追捧。大家覺得直播這個手段以后會有什么樣的發展走向?

崔志芳:直播剛剛出來的時候,我們從長期的角度認為這是一個短賽道。就跟當年的千團大戰一樣,直播出來時有很多人在做直播,純粹做直播出來的企業確實也有很多已經不在了,剩下的這些仍然在做直播的我們覺得是迎來了第二春,因為直播最后發現是可以帶貨的,還是有自己的盈利模式。最后變成了說文娛行業你只要有平臺,上面不管集成了哪些的產品或者內容,最后你總有變現的方式。因為除了廣告,付費直播也是一種變現的方式。

因為我們是投中后期的,非常少投早期的項目,但我們其實要非常早期去看這個行業的趨勢。直播這個因子要結合各種場景,這樣就變成了變現的方式。各大平臺現在都有直播,大家都拿直播這個東西作為商業模式當中的因子來使用,而不是說單純就是一個直播公司。這可能是一個趨勢。

霍中彥:2015年基本上比較早的我們都看過,我們放棄了這個賽道,一個都沒投。當時我們的判斷是它(直播)可能會成為流量巨頭的模塊,但不構成一個獨立的流量主。后面我們有一點小小的收獲,直播可能會在新的場景上構成一個流量紅利,但說實在的我們也不認為直播這個紅利可以支撐一個公司上市。

梁爾恒:游戲直播可能是2015年起來的,到了今年大家覺得好像進入了下半場,沒有什么機會了,接下來就是幾家巨頭參與更多。其實我們如果參考一下美國的發展,我們發現這個游戲的來臨有可能會帶給直播一個新的場景。如果你參考一下谷歌云游戲的平臺,他的計劃就是通過平臺跟YOUTUBE進行完美結合,邊看直播邊玩游戲。所以這樣就完全改變了用戶去玩游戲,還有游戲分發的方式。所以這個技術有可能會帶來一個新的增長機會。

石如麗:我們投了花椒,目前還不錯,還活著。花椒去年合并了六間房,也做了一個PC端和移動端直播的整合,目前他們也是在進行模式商業模式上的探索。因為它有流量,我們看到互聯網流量變現的途徑就是電商、廣告、游戲、增值服務,他們也在進行一些探索。

技術上花椒直播其實也在進行一些技術方面的模式創新,他們也在研究3D加VR直播,并且也在和一些廠商合作做智能眼鏡,我覺得還是有機會。畢竟是一個流量平臺,再加上一些技術加持,未來還是有機會的。

王璐薛敏.JPG

汪璐(左)、薛敏(右)

AI跟大文化行業結合,未來一兩年可能會出現規模化的企業

崔志芳:我想說一下AI,我們非常關注人工智能和整個大文化行業的場景結合起來,這會產生很大的機會。我們最近看比較多的是大數據和自然語言NLP以及相關的技術,在內容的創意審核發行和營銷方面(的結合)。內容生產是很廣泛的,這個領域里面它在每一個環節都在驅動各個環節增速提效,并且產生新的機會,我們也看到了比較明確的點。

我們感覺這塊在未來3-5年結合5G的出現,因為用戶的數據量足夠之后,其實人工智能的使用會產生量變到質變的一個變化。我們認為可能在未來一兩年之內就會有相對規模化的企業出來,我們非常關注這塊。

汪璐:短視頻和直播我們都有看,但是沒有投,不過我們投的企業他們在自己的平臺上也還是孵化了不管是直播也好還是短視頻這樣的技術和內容。所以我們覺得直播和短視頻的這個賽道是非常符合當下年輕人的一個消費習慣,因為大家都很宅不愿意出去,但是又還想娛樂又向交朋友。我們關注的是85后、90后、00后消費的背后邏輯,這是我們達晨的一個投資邏輯。

第二,達晨其實是更愿意通過底層技術的投資來反向投這個大文化的領域。比如說我們投了很多大數據的公司,也非常關注直播、短視頻,但更關注這些消費者背后他們的數據是什么樣的人在做這樣的消費,他們都消費了什么,我們覺得這個數據今后會有更大的潛能,這也是我們投資的方向之一。

薛敏:我特別想就AI這個話題做一些延展。我們觀察到的情況就是AI確實跟任何產業有非常深刻的影響,特別是在內容的分發上面起到了極大的作用,從2013、2014年以今日頭條和快手為代表,他們的內容分發效率跟之前的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我們當時從2014年開始服務快手B輪的時候就有非常深的感受,其他短視頻的公司都有編輯做篩選視頻做推薦,但快手是通過工程師做算法。

第二,AI技術對于內容的消費上面也有起到作用。比如B站,B站視頻上面的彈幕會影響消費體驗,所以他們用AI識別視頻里面的人體,如果一旦識別出來這個人體后,彈幕就會飄到人體的后面,這樣用戶既可以享受視頻有彈幕不孤單,同時又不影響觀看體驗。

第三。AI對于內容產業商業化有很深的影響

霍中彥.JPG

霍中彥

5G會擴大游戲市場規模,同時刺激對內容的消費

董占斌:AI的核心就是基于數據和算法驅動,包括用在消費場景都有一些很成功的案例,這個我覺得肯定是對于未來有很長遠的影響。另外一個方向跟技術相關的,就是即將到來的5G,大家會看哪些方向?

崔志芳:對于大文化行業,5G出來首先是基礎設施建設,應用到我們這個行業我們覺得未來一是速度的提升,用戶在各種終端的體驗會非常不同。5G的技術真正落地了之后,我們覺得最重要的是手機的終端形態會發生變化,就是現在的這個終端底層的操作系統上面有一層APPS,在上面有很多的產品應用。未來APPS這一層就沒有了,這是一個根本性的變化。

現在大家都還是覺得APPS是一個很先進的東西,取代了PC端。現在內容都要依靠平臺,平臺都去集流量,自己不管內容,但未來真正有核心內容門檻的企業可能就能夠跨過現在這種平臺的壟斷和局限,直接觸達用戶。這個我們是覺得非常興奮的,當然這個趨勢是在三年以后。

霍中彥:我可能有不同觀點,我覺得大家高估了5G對文化產業發展的影響。我們看新技術出來的時候要關注幾個問題,第一,大概的時間表和節奏是什么樣的;第二個出現了之后這個技術本身對用戶產品的體驗是不是有顯著的提升,第三個是不是構成了一個關鍵變量從而導致玩家的市場結構發生劇變。這幾個指標來看可能都不是特別的顯著,我有點太低估了,所以最近沒有看5G的項目。

梁爾恒.JPG

梁爾恒

董占斌:5G帶來的云游戲這種機會怎么樣?

梁爾恒:5G帶來的改變也許比較漫長。我們零幾年就開始說手游會起來,每年的游戲展會都說手游起來,到2012年沒什么人提了,然后也就真的起來了,所以也經歷了非常慢的過程。也許5G也會起來,長遠來說我們對5G還是比較興奮的。

3G改變了我們聽音樂的方式,不用再下載MP3,4G改變了我們看視頻的方式,可以在線看劇看電影。所以理論上5G應該可以改變我們玩游戲的方式,因為現在我們玩游戲還是挺麻煩的,玩手機游戲要下載一個包,如果量大就沒辦法下載。還有比較高端的手機游戲在低端的手機端跑不動,還有品質比較高的游戲在手機端根本玩不動,只能在主機游戲里玩。

而云游戲的來臨有可能會打破這個玩法。以后只要我有一個能播視頻的終端,也許是手機,也許是pad,也許是電視,都可以。只要能播這個視頻就可以玩得到在云端的游戲,所有的運作所有硬件都在云端,我只需在手機端點點就可以玩。這有可能把玩游戲的群眾擴大很多倍,從現在兩千億的游戲市場規模變成萬億級的市場。

石如麗:大家有說到在移動終端技術沒有跟上的時候,5G不會對娛樂是有太大的變化。我們現在的娛樂方式,看視頻、打游戲、聽音樂、音頻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但5G對通信技術有一個高帶寬低延遲的應用,我覺得目前來說會刺激對內容的消費,因為他會讓我們普通的用戶在更多元化的場景中能看到更高清更優質的內容。

比如說電視劇、電影或者比較大型的游戲,5G技術的到來會刺激大家對于內容的消費,這對于我們內容方其實是一個利好的消息。這就使得我們內容方要去做更多的更優質的內容去吸引用戶,而且現在我們年輕消費者的付費習慣已經非常好,如果內容做得好,不用靠流量變現,從內容本身就能得到變現,這對于新的創業者在內容的提升方面會是一個機會。

汪璐:我們也是非常認可5G肯定是會對所有行業都帶來方方面面的變化,但這個變化的時間可能要放到5-10甚至15年的周期來看,因為它是帶來整個產業的升級。

回到文化領域,我們達晨覺得有三個方向是挺有意思可以去看看的。第一個就是技術跟現在所有文化細分領域賽道的結合,我們理解成文化的技術,這塊可以關注的。

另外一塊在本身頭部的內容領域,內容這塊空間還是非常大。原因是現在在視頻這塊算下來的這個客戶群體差不多有8億,但是我們的付費人群加起來其實只有一個億,這個里面就有非常大的提升的空間。

最后一塊就是我們在看文化這塊,更多的是想把它定義為泛娛樂和大消費的結合。

薛敏:長期來看5G肯定是會對所有的行業都帶來深刻的變化,短期來看在內容和文娛行業我們可能還是重點關注在滿足消費者需求,還有他的產品創新點上會有一些和5G相關的變化。比如有可能在短視頻領域,會讓短視頻變得更加的互動性;第二個在虛擬形象領域會構建一個更加跟現實世界平行的一個虛擬世界,這個也是有5G的技術支撐,還有包括其他的一些VR等等技術這些支撐的這么一些方向。

石如麗.JPG

石如麗

AR、VR在C端落地還很難

董占斌:我覺得這個VR、AR的技術大家也已經關注了很多年,到現在跟5G的結合是不是會產生新一波的機會?

崔志芳:5G還是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好幾年的情況,我們感覺VR、AR在5G這個基礎情況下肯定會提升體驗。現在我覺得這個行業發展到今天,基本上是屬于最底部的時候,5G出來會不會對這個東西帶來一波新的機會,我們覺得從邏輯上肯定是有的,我們也非常認真的關注。我可能覺得更多的會是在游戲行業結合比較多。

石如麗:首先AR、VR是B端的生意,比如說AR和教育的結合,AR和文旅的結合,AR和VR游戲的結合,可以跟我們現在娛樂方式進行結合達到錦上添花的效果。包括平時投資的時候也收到好多做VR頭顯的公司,比如說做技術的,他們做的都是2B端的生意,但是這種新技術要走向C端還有很長的要走,因為受到頭顯很重、有一些延遲戴著眩暈、還有一些場景的限制,走向C端真的很難,在用戶使用習慣的培養上還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去習慣。包括我們看到全球對于VR頭顯的這個全球范圍的出貨量很低,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大。

說到技術,其實AR、VR、AI這種技術我們都有,但是對于C端落地很難,但是對B端公司是非常好的事情,我覺得現在首先要考慮跟B端的一些實際的應用場景結合

汪璐:我們看這個技術的時候因為太著急了,老想著今天出了這個技術明天整個行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回到電視整個電影的產業,都有超過百年的發展,從最早的黑白、默片到現在IMAX,通過技術去改變文化產業,不管是AI也好,各種技術也好,就是心態不要太著急還是要給技術自然發展的過程,讓它自然沉淀

第二塊,我們一定要想好這個技術應用的場景,比如說現在很多的AR或者VR的技術在教育和醫療領域有很多落地比較好的案例。文化和娛樂這塊是最難滿足的,它不是一個硬場景,而是它要讓你感到極致的體驗,為什么我們現在在AR這塊發展的不好?可能是我們的技術還沒達到。所以我們覺得要以長期的心態去看這個,只是在小的落地場景里面,我們逐步跟著這些發展起來的技術去看相應的公司,還是心態上要放平。

董占斌:AR、VR有沒有跟一些場景結合,但又能做到有大規模收入的公司?

薛敏:說實話從收入體量上確實還沒有看到特別大體量的公司,但是從用戶量的角度來說,我同意AR、VR的落地都是有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是可能大家很多時候在想的是跟頭戴的VR設備、眼鏡等等硬件相關結合的,但實際上有一些可能跟VR相關的技術,他是可以在手機端去進行一個落地

(以上為創客貓現場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时时彩购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