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度出走的那些“猛將”,現在都怎樣了?

創客貓 · 2019-07-04 16:05

這些前百度員工,終將不會默默無聞。

百度今年以來,又開始頻頻出現在新聞之中。前有百度高層出現了非常重大的調整,包括百度總裁&新業務負責人張亞勤、百度高級副總裁向海龍、劉輝紛紛離職,后有百度AI開發者大會的潑水事件。

或許就像李彥宏說的,“AI發展的前途上,會有很多困難”,這句話也同樣適合百度在這幾年的發展。隨著一員員猛將的出走,百度也在經歷一次次陣痛。

本篇文章梳理了其中一些出走的這些猛將,他們在百度任職時做出的貢獻,以及離開百度的后續發展之路。

20180817024642413.jpg

陸奇

陸奇:加盟YCombinator,成為中國區總裁

陸奇加盟百度之時,正是百度的“至暗時刻”,魏則西事件、血友病吧被賣事件等都讓百度聲譽降到最低。

這位“美國科技巨頭中職位最高的華人高管”的空降,確實讓百度看到了戰略轉型希望。他在技術上與百度有高度的契合,與李彥宏更是有互補的關系。所以李彥宏給了陸奇至上的權力,擔任百度總裁和COO一職,六大事業群副總裁向他匯報,他一人向李彥宏匯報。

而陸奇也一心想將百度的變革進行到底。擔任百度總裁兼COO沒多久,他就新組建了智能駕駛事業群、智能生活事業群和AI技術平臺系。AI和信息流成為主航道業務,擁有資源調配的最優先權,能納入護城河的則是百度優勢產品如搜索等。有些則納入護城河中的非關鍵使命,如百科、知道、地圖等,幾乎少有新投入。而百度醫療、外賣、糯米團購等O2O業務則被手起刀落,砍掉或轉手。

就在“ALL in AI”戰略如火如荼進行之際,陸奇離職了,他在百度呆了16個月。資本市場給了他最直接的價值。在他任職百度的近500天時間里,百度的股價從170美元左右上漲到最多的284美元,市值從600多億美元增加到近1000億美元。 而在他離職百度的幾天時間里,百度市值大幅縮水14%,市值損失近900億人民幣。

離開百度后,陸奇選擇加盟YC。在YC創辦之后,創始人Paul Graham、CEO Sam Altman一直沒有放棄邀請陸奇加入,最后終于得償所愿。在陸奇的職業生涯中,大部分時間是職業經理人,但加入YC,成為其在中國的001號員工,卻是有創業的意味。

雖然離開了百度,但陸奇的AI夢并沒有停止,這也是其加入YC的原因。在YC期間,陸奇也親力親為。作為全球的合伙人,他全程參與了YC2019年冬季的創業加速營--參與面試了一千多個項目,錄取了其中的200個團隊,一一參與了YC經典的會面時間(Office Hour)、集體晚餐會、Demo Day。

他在YC中國的第一張成績單是:初具雛形的本地化團隊、初步本地化的YC創業加速器產品、正在完善中的YC創投生態、過渡方案下的第一期加速營……

陸奇曾說道,“我最想做的是建立更好的體系,特別是建立新一代的創業體系。”他能帶領YC在中國走多遠,我們還不得而知。

不過肯定的是,陸奇已經跟百度在實際上跟名義上都沒有任何關系了。7月3日,百度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文件,稱公司已委任知名投資者符績勛出任公司董事一職,董事陸奇將在任期到期后離職。至此,陸奇徹底告別了百度。

張亞勤.jpg

張亞勤

張亞勤:進入“Life3.0”時代,投入教學、科研,陪伴家人

從2014年到2019年,張亞勤更多是百度的一個發言人和護航者的角色,他跟百度一起經歷了轉型時期。

張亞勤的履歷很出彩:12歲成為當年中國最年輕的大學生,23歲獲得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電子工程博士學位,31歲成為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學會百年歷史上最年輕的院士,34歲執掌微軟亞洲研究院,38歲成為微軟全球副總裁,54歲任百度總裁負責多項核心業務。

今年3月,百度宣布張亞勤將于6個月后退休,不再擔任百度總裁的職務。張亞勤認為,現在的百度,從團隊到業務都在最好的勢頭上,百度正迎來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刻,AI業務進入了發展黃金期。但他卻選擇離開。

在張亞勤百度任職的近五年時間,負責了多個業務群組,包括技術體系、自動駕駛、云計算、5G、量子計算、芯片,還包括百度國際化發展、金融和教育業務的探索。

李彥宏在內部信里表示:“在他的帶領下,百度在智能云和AI to B業務的整合及商業化加速、Apollo生態的建設及產業合作、基礎技術體系的夯實與建設、芯片和量子計算等前瞻技術的布局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從頂尖科學家到出色的企業管理者,這是很多科學家很難做到的,但張亞勤做到了。他不僅在技術方面幫助百度實現戰略轉型,同時也為百度沉淀了豐厚的人才儲備。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張亞勤與李彥宏談論最多的話題是人才,尤其是培養年輕人。

在百度之后,張亞勤說他將進入“Life3.0”時代,會將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教學、科研、中美澳學術交流,聯合國慈善項目,而最重要的是與家人更多的陪伴。

張亞勤曾對媒體說道,“當我對某項工作駕輕就熟的時候,就意味著這段工作生涯即將要劃上句號,我會主動尋找另一個能夠讓我興奮的工作。我是個不停追逐下一個‘興奮點’的人。”

“Life3.0”時代,我們等待他的下一個“興奮點”。

8c58194854e74d92bb02ddd6d108f8b6.jpeg

向海龍

向海龍:下一步,創業加投資

向海龍離開百度,也是“百度一個時代的結束”。這位百度十四年的老臣,一直被認為是把控百度核心業務的關鍵人物。

2005年2月,百度收購向海龍創辦的上海企浪,向海龍和原企浪團隊正式加入百度。進入百度后,向海龍帶領團隊迅速完成了業務模式和企業文化的轉變與融合,連續三年保持200%以上的高速成長,使得百度競價排名在上海地區的市場份額遙遙領先。

2007年1月,向海龍兼任北京分公司總經理,4月,向海龍出任百度公司銷售副總裁,負責公司競價排名業務的全國銷售管理的工作。2011年,向海龍調任百度公司商業運營體系副總裁。2017年,百度成立“百度搜索公司”,搜索業務群組總經理向海龍出任新公司總裁,向李彥宏匯報。百度搜索公司下轄搜索業務群組(SSG)、移動服務事業群組(MSG)、糯米事業部。

在任14年,代表著百度搜索業務的向海龍,始終掌握著百度商業變現體系的重要資源,被稱為百度的“實權派人物”。他用業績一直在捍衛自己不可動搖的地位。

2005年,百度全年營業收入為3.192億人民幣(合3960萬美元),比2004年增長171.8%。2010年,百度總營收為人民幣79.15億元(約合11.99億美元),比2009年增長78.0%。短短五年間,百度總營收實現了近25倍的增長。2015年,百度全年總營收為663.82億,凈利潤為人民幣336.64億元。

即便在收到輿論沖擊的2016年,搜索仍然為百度貢獻了超過九成的營收,整體來看,百度時年凈利潤為正116.32億元。

但2019年第一季度,搜索業務為總收入的貢獻比例降至7成,其運營利潤同比下降81%,凈虧損3.27億元。這是自百度2005年以來,首次出現虧損。當然,這與去年二季度,李彥宏在內部財報信中提出“以投入換增長”的策略息息相關。

不過,百度搜索已老,這是不爭的事實。在百度自我革新的一系列變化中,有人離開也是正常的。

離職后,向海龍對媒體透露稱,自己的下一步是“創業加投資”。

劉建國.jpg

劉建國

劉建國:從愛幫網到小樹創投

劉建國 2000 年 1 月加入百度,他是除了百度創始人之外的第一位員工,“百度七劍客”之一,也是百度的第一任CTO。他陪伴百度一路成長,經歷了百度的發展壯大到 2005 年 8 月赴美上市的整個過程,并為百度建立了一支強大的工程師團隊。

在加入百度之前,劉建國在北京大學計算機科學技術系任教,并在1999年被評為副教授,他曾經牽頭指導了多項國家科學基金會及國家計委支持的研究項目,也曾經主持開發過國內第一個大規模中英文搜索引擎系統(“天網”),以及第一個面向消息的中間件產品(“銀燕”)。辭掉“鐵飯碗”到一家創業公司,也足見劉建國骨子里的“創業基因”。就這樣,他從一個學院派的大學教授,變成一個工業界的實踐者。

2006年2月7日,百度宣布正式任命劉建國為公司首席技術官(CTO)。但2006 年 12 月 19 日,劉建國從百度 CTO 離職。

離職時劉建國提到,“百度就是我的孩子,我們一起成長 7 年了,但在我的骨子里,終究是創業型的人。我曾經走過自我創業之路,在百度的成功,更讓我重拾創業的夢想,不排除將來創業的可能。”

果然,2007年11月20日,劉建國以CEO的身份加入主打生活類信息搜索網站的愛幫網,重拾創業夢。愛幫網曾獲得由經緯中國、漢能投資投資的數千萬美元B輪融資。

不過,劉建國的這次創業卻沒有很順利。愛幫網是最早一批的生活搜索服務提供者,雖然一開始發展勢頭不錯,可是隨后幾年愛幫網由于業務繁雜,業績平平,還頻頻爆出負面新聞。

2017年,愛幫網被爆出疑似停止運營,CEO轉做投資的消息。其實在2015年,劉建國就跟技術大牛郝俊一起成立了小樹技術創投,專門為那些“有想法、沒技術、沒產品”的創業團隊提供技術服務——為后者提供“交鑰匙”的產品,但收取的不是技術服務費,而是股份或股份+服務費的模式。

在離職百度后,劉建國曾表示,“在百度的7年,是我人生中最值得懷念的一段歲月。”想必在百度的7年,確實為他之后的職業生涯奠定了深厚的基礎。

鄭子斌.jpeg

鄭子斌

鄭子斌:加盟VIPKID任CTO

7月1日,VIPKID官方證實,前百度副總裁、百度移動生態事業群CTO鄭子斌已加盟VIPKID,出任VIPKID首席技術官,負責公司整體技術戰略規劃,致力于推動前沿技術與在線教育場景的深度融合與應用。

在加入百度之前,鄭子斌曾在甲骨文、谷歌、阿里巴巴等全球知名企業就職。2010年5月加入百度公司,他先后負責百度商務搜索部、商業基礎平臺部、大數據部、大鳳巢等重要業務部門;2011年創辦百度美國硅谷研發公司;2016年,全面接手百度大商業體系,負責搜索商業廣告、搜索用戶體驗、搜索生態體系建設等方向的技術布局。

鄭子斌是向海龍的左右手,所以當向海龍出任搜索公司總裁時,鄭子斌成為CTO也是順理成章,并且他既是百度搜索的“老人”,技術出身,又富有溝通和協調能力,上上下下都很熟悉。

2019年2月百度發布內部郵件,宣布對三位副總裁沈抖、吳海鋒、鄭子斌進行干部輪崗調整,鄭子斌全面負責以CRM為基礎的公司創新業務,與沈抖、吳海鋒繼續向公司搜索總裁向海龍匯報。而鄭子斌在負責創新業務的同時,還將繼續擔任百度搜索公司CTO,負責搜索公司的技術戰略布局以及規劃工作。但不到四個月,鄭子斌就成為這波高管離職潮中的一員。

有消息稱,VIPKID正在尋求新一輪融資,籌集規模約5億美元,目標估值55億至60億美元。由此可看出,此時鄭子斌的加盟將增加VIPKID新一輪融資乃至海外上市的籌碼。

吳恩達.jpg

吳恩達

吳恩達:加入Drive.AI 終被蘋果收購

吳恩達是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領域國際上最權威的學者之一,于2014年5月加入百度,擔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學家,負責百度研究院的領導工作,尤其是Baidu Brain計劃。從研發體系到底層技術再到業務應用,百度AI戰略從雛形到成型的三年,吳恩達功不可沒。

2017年3月,百度確認吳恩達離職的消息。對當時的百度來說,吳恩達的離職也是有影響的,畢竟2017年正是百度“磨刀霍霍向AI”的時刻。

離職后,吳恩達加入了Drive.ai。當時,Drive.AI是無人駕駛技術領域中屈指可數的創業公司之一,其競爭對手包括谷歌母公司Alphabet旗下Waymo部門、美國打車服務Uber Technologies以及通用汽車和豐田等汽車制造商。其聯合創始人卡羅爾·萊利(Carol Reiley)是吳恩達的妻子,聯合創始人兼CEO坦頓是吳恩達的學生,也就是說,吳恩達跟Drive.ai其實是深度捆綁的。事實上,吳恩達確實深度參與其中,不僅擔任董事職務,而且活躍于Drive.AI公司日常運營之中。

不過,上個月,蘋果確認收購估值一度達到2億美金的Drive.ai,這樁收購蘋果以一個比較低的價格,只接收了Drive.ai幾十名技術人才和產品設計師,還有它旗下的自動駕駛汽車和其他IP資產。曾經風光無兩的明星企業,最后也只能黯然收場。

(以上為創客貓整合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

时时彩购彩平台